我们要什么?

我们要成为生命共同体!

自由的活在天地宇宙间。

自由的思想,自由的言论,自由的聚会,自由的承担。

我们主张社群主义,而不是个人主义或种族主义。

我们不凭借自己的族群优越感而贬低他人他族,也不因感觉他人他族比我们强,而低头为仆为奴。

我们乃是凡事念想活在同一块大地的各人各族,然后齐心为各人各族的感受与需要,共谋和平共处、互惠互利的生存模式。

我们坚拒操弄、愚化人民的僭主与它们的愚民政策!


et revelabitur quasi aqua iudicium et iustitia quasi torrens fortis

实际需要:http://bancyanide.blogspot.com/


2012年9月11日星期二

为妳而战(修订版)

母亲啊!母亲!我们的苏丹街! 妳孕育了矿工孕育了教会;孕育了学校孕育了社团。 母亲啊!母亲! 妳让目不识丁的学了文化,学了文化的找到交椅,找到交椅的学会摇脚。 但这150年起早摸黑,多少人看见妳为我们苍白了容颜,皱折了肌体? 母亲啊!母亲!我们的苏丹街! 妳为我们穷乏了自己,也顾不着干净, 但穷凶极恶的劫运,却咆哮奔来, 一口吞噬妳歇息在巴生河的双脚, 再一锤一锤一锤, 敲击妳的皓首... (而我们还在犹豫该不该救妳!) 母亲啊, 它们说霍元甲去了,精武不再,“还有谁来护卫?” --它们啊,它们,谋算着一幢幢即将倾塌的老店! --它们啊!它们,图谋的不是地下不值钱的干线! --它们啊!它们,欲望着那叫102的勃起楼! 所以我们的母亲,我们的苏丹街! 这个916,这个中秋,圆月要照亮我们回家的路, 妳的儿女将从十方归来! 为妳!为已失去和即将失去的,而战! ...因为我们已经失去太多!

1 条评论:

一介草夫 说...

时代的巨轮,残踏者历史,盲目的人,也不要看到它。自我的消灭 ,振振有词的自语,我要进步,绝对不需要保留,孵育着我们的母亲,将在泪影中消失。

有史以来迷信人定胜天的结果...

春夏秋冬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