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什么?

我们要成为生命共同体!

自由的活在天地宇宙间。

自由的思想,自由的言论,自由的聚会,自由的承担。

我们主张社群主义,而不是个人主义或种族主义。

我们不凭借自己的族群优越感而贬低他人他族,也不因感觉他人他族比我们强,而低头为仆为奴。

我们乃是凡事念想活在同一块大地的各人各族,然后齐心为各人各族的感受与需要,共谋和平共处、互惠互利的生存模式。

我们坚拒操弄、愚化人民的僭主与它们的愚民政策!


et revelabitur quasi aqua iudicium et iustitia quasi torrens fortis

实际需要:http://bancyanide.blogspot.com/


2009年7月16日星期四

你就是不该!



可怜的赵明福,可悲的不该者!

明福,愿您一路走好,但若对此世尚有眷念,那就回来好好招呼那些不该者吧,因为他们实在是不该。


牛尔(实为一字,念ni,表示动物属性),这不该者,为什么要那样?

说什么都不该逼供——他已经很合作了,而且也应该得到律师形影不离的陪同

说什么都不该漏夜精神虐待——无缘无故扣押人家做什么,更不该是莫名其妙的搞到半夜才开工

说什么都不该不负责任——这一方面ni罄竹难书

说什么都不该说不负责任的话——那只狸只有这样的脑袋,而脑袋里也只有这样的材料

总之!ni就是不该!虽然我们不知道总共有多少头夜半看见月亮就露毛的有份撕咬

我们但愿明福兴起冥府之力,向最不该的(牛尔)讨回公道!

在这件事情上,我是广东人,我跟(牛尔)讲粤语!

对,你就是不该!不该!最不该!

5 条评论:

匿名 说...

黄洁冰(右图)炮轰反贪委调查主人苏克里斯(Mohd Shukri Abdul)今天下午召开“无耻的记者会”自圆其说,无疑是对一名无辜身为的青年最大的讽刺;他对整个死因的解释疑点重重,完全叫人难以信服。

“最起码,反贪会必须根据基本的条规操作,就连警察也不能在傍晚六时以后调查嫌犯,更何况赵明福只是协助调查的证人。”

“这简直不可理喻,难道反贪会可以滥用权力调查赵明福从傍晚五时至隔天凌晨四时?这可怕的悲剧发生后,我将不会允许我的下属及所有雪州的官员接受反贪会的调查或问话,除非在律师的陪同下。”

林廷辉 说...

趙明福的命不可以白送,
趙明福的血不可以白流,
这条公道,这笔账,一定要追算!
是时候了,感觉愤怒的热血之士,
放开我们的嗓子呐喊,
把我们背地里愤慨,忧伤都抖出来,
一齐都泻到纸上!
一齐用我们的行动来告诉大家!
让他们无耻,卑鄙无法遮拦!
让他们毫无悔恨的一面公诸于世!

是时候了,稍有良心的热血之士,
向着无辜离我们而去的趙明福,
我们发誓,
今天,我们要鸣起心里的怒气,
作为一支巨鞭,鞭笞死阳光中一切的黑暗!
我们含着愤怒的泪,
向歌唱真理的弟兄们呼唤,
快将火炬举起,
为葬阳光下的一切黑暗!

匿名 说...

嗜血的化妆师夫妇,不忘在百日之期宴请各方品尝甜点极品-- 螺丝蟆纳集,一种经济起尸(cheese)烘培的蛋糕,再以富有浓郁鸡尾草莓味的鲜血淋上以供调配之用。希望我们还清醒着!

路見要鳴 说...

天大地大,
有谁能替他讨个公道?

沙崙 说...

如果不是为进发,至少我要为明福做些事。
决不罢休。

有史以来迷信人定胜天的结果...

春夏秋冬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