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什么?

我们要成为生命共同体!

自由的活在天地宇宙间。

自由的思想,自由的言论,自由的聚会,自由的承担。

我们主张社群主义,而不是个人主义或种族主义。

我们不凭借自己的族群优越感而贬低他人他族,也不因感觉他人他族比我们强,而低头为仆为奴。

我们乃是凡事念想活在同一块大地的各人各族,然后齐心为各人各族的感受与需要,共谋和平共处、互惠互利的生存模式。

我们坚拒操弄、愚化人民的僭主与它们的愚民政策!


et revelabitur quasi aqua iudicium et iustitia quasi torrens fortis

实际需要:http://bancyanide.blogspot.com/


2009年7月27日星期一

我爱政府里的人

非常简单的问题,但没有脑也没有良心的东西根本不能回答:

1. 为什么7月16日,3:45 am 被说成已经被释放的赵明福没有拿回他的手机然后离开鬼附的MACC回家去?

2. 为什么那些自称赵明福是被非MACC的猛兽撕咬至无救的东西,没有非常积极主动的去找出真凶以粉碎不利他们的传言,然后进一步带着真凭实据粉碎掉他们很想粉碎的雪州政权?

3. 为什么私自扣押受害者手机一天的那条动物没有被合法合理的扣押?(我们才不像《五毒散》那样重视牠是什么肤色讲说什么语言,只要他违法,无论什么种族都应该被法所制,若不然就要接受终身被鬼缠的命运,一直到牠们自首为止。要不然我们即使每次报个小小的案,都会先在yutube公告天下,然后再带律师进出警局以示安全。当然若被逼要为那些不能为人民的生命财产负责任的东西作证人,之前我们就更要写信给联合国或敬告知交,免得事后躺着出来时死无对证)

4. 为什么欺骗兼恐吓人民的MACC兽首和他父母因为牠而感到蒙羞的那只狸没有被勒令停职查办?如果这个万能国随意让动物草菅人命,我们为什么还要在各类开幕礼和聚会上尊称牠们是带衔头的人?(我在某次林东西良实致辞前后都没有像许多人那样鼓掌或站立,因为我不觉得作为人的自己有必要对非人表示什么正面感情——我们认为这是作为一个活在天地宇宙间的公民对僭主的最恰当礼数)

简单的说,任何一只睁眼撒谎的人形动物都不应该得到任何人的尊重;我们不妨将牠们视为虚薄的空气,是看不见的,但可以传过去,而且最好不要握手,免得事后有被强暴的感觉。

简单的说,如果我们还是正常人,我们应该有道德勇气选择性尊重政府里面真正的人——尽管那是少数,但不要不分黑白的把动物视为人;无论对愚民阵线或民联的都一样。

最后呼吁大家,8月1日,“人应该走出动物庄园,然后把动物送回动物园”。

2 条评论:

匿名 说...

虽然反贪局在今年初升级为反贪污委员会,但是南里指出,两者的调查与盘问程序并无分别,不同的只是反贪污委员会法令加入了成立顾问团的条例。

他表示,赵明福身为证人,若反贪会要延长扣留他,他有权利在晚上8点要求暂停盘问至第二天早上。

“盘问官必须允许他这么做,否则就等于非法扣留或逮捕。要在正常时间后盘问证人,你必须获得证人的同意,通常证人会同意稍微延长录供至晚上9或10点。但是如果他们不同意,盘问官毫无选择,只能遵从并要求隔天继续盘问,这就是法律。”

失败のman 说...

奠您英灵
马来西亚还能住吗?

匿名
马来西亚还有法律吗?

有史以来迷信人定胜天的结果...

春夏秋冬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