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什么?

我们要成为生命共同体!

自由的活在天地宇宙间。

自由的思想,自由的言论,自由的聚会,自由的承担。

我们主张社群主义,而不是个人主义或种族主义。

我们不凭借自己的族群优越感而贬低他人他族,也不因感觉他人他族比我们强,而低头为仆为奴。

我们乃是凡事念想活在同一块大地的各人各族,然后齐心为各人各族的感受与需要,共谋和平共处、互惠互利的生存模式。

我们坚拒操弄、愚化人民的僭主与它们的愚民政策!


et revelabitur quasi aqua iudicium et iustitia quasi torrens fortis

实际需要:http://bancyanide.blogspot.com/


2009年10月26日星期一

用口水淹死他

你相信被习惯性以喊口号,代替公平施政的政棍指挥的心理医生,有足够的伦理道德,与原本就比他们更正常的人民建立医者——病人关系吗?

所以说,跟政棍一起认定赵家肯定有心理问题的医生,从一开始就是选择性病态的,要不然为什么要答应那条政棍以不合理的强制性辅导介入赵明福命案?

要知道,正常而有效的辅导关系,是要病人首先承认自己有病,又有需要,才能成立的——除非他X的政棍已经先入为主认定,赵家家属已经心理异常。但明眼人很清楚,谁才是最变态的:如果他们强制要求MACC那群人形异种接受心理治疗,那又另当别论,因为即使瞎子也知道他们严重心理异常——制度性心理异常。

因此简单的说,这样的心理学家或医生,在尊重医务伦理的国家不但是要除牌,而且还要被人用口水淹死的。

既然如此,我们要以身作则先吐第一轮口水。

我呸!

3 条评论:

路見要鳴 说...

不是不报,
只是时辰末到,
总有一天等到凶手!

失败のman 说...

我呸!我呸!我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
看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狼心狗肺,没娘养的死不死,我呸!

正义钢弹 说...

我又呸!
一呸黑色政府
二呸医生白痴
三呸孬种折法单位

有史以来迷信人定胜天的结果...

春夏秋冬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