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什么?

我们要成为生命共同体!

自由的活在天地宇宙间。

自由的思想,自由的言论,自由的聚会,自由的承担。

我们主张社群主义,而不是个人主义或种族主义。

我们不凭借自己的族群优越感而贬低他人他族,也不因感觉他人他族比我们强,而低头为仆为奴。

我们乃是凡事念想活在同一块大地的各人各族,然后齐心为各人各族的感受与需要,共谋和平共处、互惠互利的生存模式。

我们坚拒操弄、愚化人民的僭主与它们的愚民政策!


et revelabitur quasi aqua iudicium et iustitia quasi torrens fortis

实际需要:http://bancyanide.blogspot.com/


2010年8月28日星期六

青年有价

今日青年是否有价,还要看他/她是否有节制、诚信、道德勇气。

当然,我们讨论的诚信与那类“诚信委员会”的口号不相干。但我们谈的诚信与物物交换以后的经济活动,如:货币买卖、银行运作、司法基础、国家原则有关。

没有诚信,我不会跟你货币买卖,因为我连你的货币是否与我的货物等值都不相信。

没有诚信,我当然不会把钱存入你的银行。

没有诚信我不可能相信法庭。

没有诚信我不敢入境这个国家——按霍布斯说法,因为人人在自然状态,都有暴死风险、危机。

讨论节制,首先需要讨论自己如何在弱势者面前自发的限制自己的大与强,其中包括自限优越感、自限资源滥用、自限牙尖嘴利等。

讨论道德勇气,首先需要思考一个比自己更道德的仲裁者的在场。没有这个考虑,我们就只能选择性发挥道德勇气。

以下是几个可以检验我们的青年价值的个案,你怎么说?

个案一

福明在本地一家进口公司当会计主任。他公司进口的都是价钱昂贵的中国药材。由于药材进口成本偏低,卖给代理商的价钱却是成本的数倍,所以很自然这些药材的盈利非常可观,公司也不断赚钱。当然,另一方面,这些进口的药材都必须向国家关税局呈报,所以公司管理层要求福明呈报假的价钱给国家关税局, 也要求他在公司账目上报小数或做假账,以便避免国家税务局征收更高的税务。
所以福明越来越挣扎,因为他知道他的问题所在:

举报公司的后果:
1. 失去工作
2. 失去许多以前臭味相投的朋友
3. 面对公司董事的报复

不举报的后果:
1. 没有事情发生,一直到退休
2. 作假账的事最终被国家关税局发现,公司被调查、起诉、倒闭
3. 会计主任与上司一起坐牢

如果你是福明,你会怎么做?向有关当局举报公司,还是替公司继续作假账以保住生计?


个案二

安琪29岁,她常告诉上帝她盼望能够成为张胜的太太。她最近升职了,又被举荐加入公司的一个新部门——这部门是由张胜管理的。张胜是公司高级经理,今年35岁,已有一位亲密女友,美清。但安琪仍然认为这是上帝的安排:要不然祂那里会让她升级还让她更靠近张胜?所以她继续想方设法更靠近张胜以影响他最终的感情方向。

安琪是一位基督徒,她认为只要自己所爱的人还没有与其他人结婚,她就不算横刀夺爱。你怎么看?

1. 安琪是对的,她的祷告应验了,她应该努力实现梦想。
2. 安琪是错的,张胜已经心有所属,她不应该去介入或影响张胜和美清的关系。
3. 安琪所作所为没有对错,因为这是一个自由社会,人人都可以追求自己的梦想。


个案三

哲民是一个大学生,他平时总是埋头读书,很少与人团契、交流或进餐。他认为大学生本来就应该以学业为重。有一天,他无意中看见他的论文导师非礼他的学妹……

如果你是哲民,你会怎么想?

1. 我要举报论文导师,即使赔上我的学业也不在乎。
2. 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3. 过去我以为学妹勾引老师的传闻是假的,现在才知道是真的。
4. 我现在说什么都没有人相信,等我拿到学位后再来替学妹报仇吧!

每一个选择背后都有许多解释,而的解释会揭露你原有或正在追求的价值。

欢迎参与!

1 条评论:

SD 雪狐 说...

这个嘛... 我想若我在第一个情况下,我很可能马上辞掉工作不做了,或“诈病”不去上班... 我知道这是在逃避,但我没有把握可以承受得了那种心理压力...... 第二个,我认为很明显是错的,因为这会对另一方造成很大的伤害。第三个情况,都是应该举报的,这可不是小事... 可我不清楚若我真是他我有没有那种勇气......

有史以来迷信人定胜天的结果...

春夏秋冬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