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什么?

我们要成为生命共同体!

自由的活在天地宇宙间。

自由的思想,自由的言论,自由的聚会,自由的承担。

我们主张社群主义,而不是个人主义或种族主义。

我们不凭借自己的族群优越感而贬低他人他族,也不因感觉他人他族比我们强,而低头为仆为奴。

我们乃是凡事念想活在同一块大地的各人各族,然后齐心为各人各族的感受与需要,共谋和平共处、互惠互利的生存模式。

我们坚拒操弄、愚化人民的僭主与它们的愚民政策!


et revelabitur quasi aqua iudicium et iustitia quasi torrens fortis

实际需要:http://bancyanide.blogspot.com/


2009年5月7日星期四

你豁出去了吗?

当牠们围堵在酒店四周,严阵以待。

当牠们迅雷不及掩耳的冲入人群中,逮捕对面餐厅那些手持苏丹肖像,为议员打气的人。

当牠们大阵仗围堵州议会200公尺处,不间断的逮捕任何经过以及无法出示通行证的路人,包括晨运者、路人、跑步者、喝茶者、误闯禁区的公众人士和上了年纪的人。

当牠们数度冲入州议会对面茶餐室,逮捕正在喝茶的民众。

当牠们逮捕一位接受《亚洲电视台》访问的老者(61岁)。

当牠们逮捕一位在普通百姓住宅区跑步的老先生。

当牠们逮捕所有在当场逗留的国、州议员。

当牠们说议长邀请函无效,怡保东区国会议员林吉祥与怡保西区国会议员古拉都应该马上离开。

当牠们在中午时分,进入另一间茶餐室,要求店主结束营业却不愿意赔偿对方的损失。

当牠们胡乱逮捕了60人。。。

当牠们启动水泡车戒备,并驶入更多装载扣留人士的警车。

当牠们驱逐民联议长在厅内爆发肢体冲突。。。

当牠们挟持议长离开州议会。

你认为你真的能够幸免吗?

你认为这样的横蛮暴力就会止于此吗?

如果在《真情满天下》中,你已决定不再相信李聪明了,为什么你还相信那个比李聪明更赤裸滥用权力的东西?

我们情愿在暴力刚刚萌芽时,就以生命唤醒世人,而不是等到缅甸已经成型了,才来后悔,像那些至今还不敢说话,还一相情愿相信愚民阵线党魁的愚民阵线傀儡——他们肯定可以找出很多理由来自圆其说,来遮盖双眼,来蒙上双耳,甚至闭上呼吸,不去嗅那已经在大空间中蔓延的兽性。

但,我们难道要相信他们以至十年后才来听他们忏悔?

对不起,我们知道缅甸已经降临——我们不相信掩耳盗铃的匪首任何路经美容院媒体后的说辞。

我们相信下一波就是对付敢讲真话的博客了!

信不信由你——横竖是死,当然要死得漂亮。

有史以来迷信人定胜天的结果...

春夏秋冬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