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什么?

我们要成为生命共同体!

自由的活在天地宇宙间。

自由的思想,自由的言论,自由的聚会,自由的承担。

我们主张社群主义,而不是个人主义或种族主义。

我们不凭借自己的族群优越感而贬低他人他族,也不因感觉他人他族比我们强,而低头为仆为奴。

我们乃是凡事念想活在同一块大地的各人各族,然后齐心为各人各族的感受与需要,共谋和平共处、互惠互利的生存模式。

我们坚拒操弄、愚化人民的僭主与它们的愚民政策!


et revelabitur quasi aqua iudicium et iustitia quasi torrens fortis

实际需要:http://bancyanide.blogspot.com/


2009年6月28日星期日

回应唐南发“论黄燕燕为基督徒”



编辑先生,平安!

这是回应唐南发先生的新稿,盼能与他参详,纯由上帝决定,而不是由我们自己作主的基督徒身位,免得大马基督教会被黄燕燕等基督徒政治人物绊倒。

2001年于吉隆坡举行的世界华人福音大会上,我亲眼见到黄燕燕在来自全球多个国家的华裔基督徒面前为个人和家人信靠耶稣基督作见证,所以我知道她绝对不是一个挂名的基督徒。但为何在武吉公满新村山埃采金的争议上,她至今没有表现出基督徒应有的精神?


根据唐南发,黄燕燕女士听说是基督徒......

也许她是吧,即在所谓的地方堂会,简单的说,是一时一地的是。

不过我们在普世教会,即那个唯一的以十诫或诗篇15或登山宝训要求下的普世教会名单,却看不见她和许许多多作为政客的人的名字,虽然她本身可以自称为基督徒,也随时随地可以有一个在福音恩典下,“口里相信心里承认”耶稣基督为主的“特权”,但多年前她那次的认信和多年来她自己的政客言行,应该已经把是次认信,连痕迹也洗刷殆尽了。

——我们不知道她的牧师还敢不敢教导她,在无忌公满山埃采金事件中千万不可像希伯来书说的那样:“把基督重钉十字架”,免得失去宝贵救恩。

另外,听说世上那个“一次信永远得救”的福音,不是普世基督教会用来要挟上帝交换救恩的信条,而是以“大卫王朝式”或“君士坦丁式”祸音笼络兼制造基督教徒人口的统治者的广告。

所以若反山埃的朋友,以为基督徒就是那样子,也可以是那样子,而仍然有上帝为他/她背书,我们深感抱歉,因为有人冒了基督徒的名,误导了亲爱的朋友。

实际上,这世上名符其实的基督徒不多(很多做重大决策时不能不亢不卑又不愿付十架代价的,在那一刻已失去救恩——除非他们即刻或赶紧或很快将之赎回),就如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说的,那永生之门是小的,引你、我、他,进去那门的那路也是窄的,如果不背起祂的十字架和自己的十字架,基本上门都没有,所以柿子专拣软的掐的基督教徒,怎么敢那么有把握在自己已经掉队的情况下,保证其他人等可以在天堂再见?

再说,若在地上已经不得上帝尊重(被尊重的前提是像基督那样服侍有需要的任何一个没食没衣没水的小子),还指望天堂尚保有救恩股份,那岂不是说《圣经》基本上也可以自由诠释,而救恩则可以自己主观保证?

所以,请反山埃采金的朋友不要把政客当基督徒来要求,只要把他们当人看待已经难度很高了——特别是关涉无忌公满3000人命、全劳务3万人命、全雪隆800万人命的事件。

注:我们是一群不知道基督徒除了每日与主同行,战战兢兢作成得救的功夫外(意思肯定是还没有盖棺就还没有定论)还有其他得救途径的有信者。我们绝对相信上帝活泼泼的道,首先是审判我们的罪与自义的。我们没有指望还有一个与十字架无关的天堂。

1 条评论:

· 康华 · 说...

毕竟是凡人一个,不关耶稣的事。

有史以来迷信人定胜天的结果...

春夏秋冬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