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什么?

我们要成为生命共同体!

自由的活在天地宇宙间。

自由的思想,自由的言论,自由的聚会,自由的承担。

我们主张社群主义,而不是个人主义或种族主义。

我们不凭借自己的族群优越感而贬低他人他族,也不因感觉他人他族比我们强,而低头为仆为奴。

我们乃是凡事念想活在同一块大地的各人各族,然后齐心为各人各族的感受与需要,共谋和平共处、互惠互利的生存模式。

我们坚拒操弄、愚化人民的僭主与它们的愚民政策!


et revelabitur quasi aqua iudicium et iustitia quasi torrens fortis

实际需要:http://bancyanide.blogspot.com/


2009年2月25日星期三

从建国到卖国......

几个星期前被朋友拉进一场灾难中。

这灾难是这样发生的,他先告诉我,你可以拥有一个村庄,然后你可以随心所欲自己经营。

你可以开矿、伐木、建立农场,也可以建造城墙、兵马。

总之,你可以过与世无争的生活,并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作王。

而,你需要付出的仅仅是一天5至10分钟,并做一两个决定。

就这样,我上当了。

我真的以为可以在这文明冲突的21世纪拥有自己营造的净土。

第一天,平安无事。

第二天,风平浪静。

第三天,风调雨顺。

第四天,国泰民安。

第五天,歌舞升平。

第六天,烦恼来了,有人要我加入联盟,所谓团结就是力量,又所谓人多好办事。

于是,我加入了。一方面是以上的原因,另一方面是发现自己所在的位置有人虎视眈眈。

第八天,第九天,第十天一直到第二十天都问题不大。

但第二十一天,我的联盟盟主跳槽了,像霹雳的青蛙,而且邀我过档。

而且还起了一个蛮暴力的名字。

我对暴力是相当反感的,特别是像凯里那群森美兰猴子类型的暴力。

于是我假装不知道。

但,我知道外患只是被扫在地下而已,内忧则越来越上眉头了——我的本土资源不够,而周围敌手兵强马壮。

当然,我可以去掠夺红利村庄或被说成野蛮的村庄,就像16世纪那群带上十字旗在非洲、南美洲、亚洲、北美洲奸淫辱掠的文明猛兽那样。

但,不事生产的强取豪夺毕竟不是长远计,而且被掠夺的村庄肯定很快荒凉,那么是否要扩大掠夺范围,甚至攻击邻近的友村?

是的,在部落争雄的游戏里,这个决定一点也不能作,但在现实的天然资源萎缩,甚至消耗殆尽的马国呢?

这就是老马昔日曾经想探索的困境。

这也是马华、国大党从来没有认真想过的困境——要不然他们就不会给人民那么强烈的“可能很多贪污和贪官”的印象了

——印象当然可以不是真的,只要这些官们个个勇敢在测谎机面前,做出“若我曾经/还在贪污,人民可以公审,甚至以中国法律对待我们”的法定宣誓,然后又敢公布自己的财产和接受稽查。

要不然,我们怎么可能对那些假惺惺减息刺激经济,然后却把流动货币汇往外国银行的有信心?

1 条评论:

Perng Shyang 说...

好!

既然你要和平,就希望你的说客快点出来,然后非暴力的去说服别人。

在现实世界,就是太多人不愿说道理,惟有硬来!可悲!

有史以来迷信人定胜天的结果...

春夏秋冬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