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什么?

我们要成为生命共同体!

自由的活在天地宇宙间。

自由的思想,自由的言论,自由的聚会,自由的承担。

我们主张社群主义,而不是个人主义或种族主义。

我们不凭借自己的族群优越感而贬低他人他族,也不因感觉他人他族比我们强,而低头为仆为奴。

我们乃是凡事念想活在同一块大地的各人各族,然后齐心为各人各族的感受与需要,共谋和平共处、互惠互利的生存模式。

我们坚拒操弄、愚化人民的僭主与它们的愚民政策!


et revelabitur quasi aqua iudicium et iustitia quasi torrens fortis

实际需要:http://bancyanide.blogspot.com/


2009年6月24日星期三

强求尊重?!?

那些经常把官民对话会变成官腔训民会的政客,为什么那么强求人民的尊重呢?

可能他们已经感到自己不被尊重了!

如果仍在受尊重范围,他们根本不得空看你——正如他们在制定政策时完全不理你我他的感受与需要(他们只想让某一种人可以继续维持在21世纪多元并进社会不应该想象的特权),只在乎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利益自己人(从来不考虑不经奋斗不会有竞争力不会有成就的事实),以绑住自己要绑的票(种族与极端宗教徒)就知道了

——当然如果必要他们也可能学伊朗杀手(杀人民之手)内假的,制造300万不可能出现的城市幽灵。

只是,当我们的官知道自己即将要面对人民(闪电大选),又已经感到民间有反感,而他们盼望把这些反感压下来,或消解掉,自然就要积极的做戏,进行一场又一场不是为了针对问题,而是为了制造亲民现象的“微服出巡”;即带着一大票保命人马与以为人们想看见的种族主义跟班(最喜欢被摸头以便可以去摸别人的头的财大气粗者),巡幸最不幸的地区(因为事情若不耙到根底根本解决不了,耙到根底却又会耙到自己身上);好像张先生天赐最近针对大耳窿事件时不经意流露的至理名言。

所以这些人最忌有人指出他们的本相——因为有一个看见了他的皇帝新衣,其他人就会跟进,“对他们所作所为说出真心看法”,以保护他们不会因为当众裸身而着凉。

但这些真心看法,通常都会把他们的画皮揭开。

就如那个没有吃人民125亿的一样——我强烈的相信牠没有吃125亿,一来,实际数目还没有随预测年日成真,二来因为PKFZ不是个人可以操作和享用的。

但就是莫明其妙为什么牠要挑战老人家到国会外面干架,而不是诚诚恳恳的说明自己实在做不好,真心真意换人做。。。。。。

也许他已经感觉到不被尊重了,所以面红耳赤与无法说明写着牠的心里感觉。

其实,不被尊重是很容易解决的,只要一个道歉,一个公私分明的把官职与利益,或利益与官职分开,然后承担自己本份应该承担的,那么我们会第一个尊重他。

对于那自利与西沙木钉也一样,只要让自己还像自己对外人所要求的,只要稍微负一点作为人应该负的责任,并且重新再用正常人的脑袋想真正利益全民的政策又监督执法者、执行者公平、公道、人道的推动执法,那就好了——当然,一切既得利益可能受损,但从此法归法、政归政,岂不是皆大欢喜?

问题就在他们要得到尊重,还是要继续制造“被尊重的感觉”。

我们自然不想被强求的尊重扭曲自己的人格——除非那些政客完全清白又承认自己不配,然后退位让贤。

想看见明天会更好的人,应该看见任何时候我们都可以换掉不称职的人民代议士,对吗?

不像有些人以为的,撞死鸡逻辑只可以做(可以先使人民的未来钱),不可以讲(不能预测有心无良的人最可能搞出来的最坏的可能)。

3 条评论:

tamiya 说...

第一次来。
我就好奇,拿不出证据让人信服,就叫人去外面,什么心态?
无可否认老林把数目硬硬夸大套上去,可是他问的问题很多都是重点。
那个才子,要闪到什么时候?

思问者 说...

欢迎你。

恐龙是想仗着财大气粗,用庞大的律师团和所认识的法庭杀一儆百。

但,就因着后面那么硬的后台和那么数目繁多的纸钞,更显明了他很难再表演无辜。

山野村夫 说...

“有种就到外面来讲!”这句话怎么听起来就像私会党徒的惯用语,难道张老板忘记了他不是代表私会党进入国会的吗?

有史以来迷信人定胜天的结果...

春夏秋冬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