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什么?

我们要成为生命共同体!

自由的活在天地宇宙间。

自由的思想,自由的言论,自由的聚会,自由的承担。

我们主张社群主义,而不是个人主义或种族主义。

我们不凭借自己的族群优越感而贬低他人他族,也不因感觉他人他族比我们强,而低头为仆为奴。

我们乃是凡事念想活在同一块大地的各人各族,然后齐心为各人各族的感受与需要,共谋和平共处、互惠互利的生存模式。

我们坚拒操弄、愚化人民的僭主与它们的愚民政策!


et revelabitur quasi aqua iudicium et iustitia quasi torrens fortis

实际需要:http://bancyanide.blogspot.com/


2009年7月22日星期三

脑袋有毒草的学者

《权疯报》领袖与信徒真的那么虔诚吗?

那么他们应该知道,按自己所谓的虔诚定义,他们每个星期五都应该避开或不应该进入类似巨烛的建筑物了。

看看这个东正教大教堂外观,请那些换了爸爸的所谓宗教学者想想怎么拔掉脑壳里的草吧。

2 条评论:

ANAK MALAYSIA SEJATI 说...

转载:讓明福在天堂微笑!

文:欧阳文风牧师

我不认识赵明福,但自从他死亡的消息散播开后,我感到莫名的伤痛与不忿。我不敢想像他的家人,特别是他未婚妻的悲恸。虽然死亡是残酷的事实,可是我们还生存的人,可以选择不让他白死!

我从来不信我国有甚麽真正的反贪委员会,现在更是彻底绝望。除非反贪委员重组,除非确保它是中立机构,否则我再也不能信任它。巴生港口区州议员查卡利亚,还有前雪州务大臣基尔,这些人他们调查了吗?巴生自贸区的贪腐丑闻,他们查了吗?大道解密后种种莫名其妙的条例,他们查了吗?林甘司法丑闻怎麽了?这些他们清清楚楚、彻彻底底查了吗?

更大更重要的不查,却查7名民联雪州议员选区拨款,而且还是三更半夜问话,还有官员骂「华人笨蛋」,反贪委员是个病态变态的组织!反贪委员会主席,如果还有良知,应马上为此引咎辞职,接受调查!

我不能信任反贪委员会,我也很难信任警察。

〈独立新闻在线〉的专栏作者黄洁媚最近写了一篇〈奉旨吃人〉,列举官方数据(换言之,事实更多,因为我也不信任官方),从2004年至2008年,超过1800人在拘留所丧命,死因不外有三:「自杀、急性肺炎或心脏病,以及跌倒或遭其它嫌犯殴打死。」黄洁媚直接说「这是一贯藉口」、「简直就是天地不仁,杀人如草不闻声!」

在明福之前,最近有一印度人古甘一样死得突然又离奇,全身都是伤痕,简直体无完肤!

这些案从来不了了之。

你还能相信警察?你还迷信国阵政府?

我们选出来的政府,竟然可以容忍这种事一而再,再而三,甚至4年来共计至少1800宗地发生,好像做戏一样!我们的国阵政府,到底在做甚麽?所有的部长,如果还有种,应马上表态谴责这种暴行,否则就是制度化罪恶,和这些病态又变态的组织集体犯罪!执政党内的知识份子,如果还有一点基本的良知,不只是想做官想发财(是的,我怀疑你们个个都只想做官发财,因为我实在很难信任你们),就麻烦你们站出来表态,不要只看首相或会长或主席的脸色的做事,不要再拜势崇利,不要再干一些吮痈舐痔的下流事了!

这些在权力中心的读书人,如果就只会沉默,还是一幅奴颜婢膝的嘴脸,只会趋炎附势,管你是博士或部长,现在开始就不正眼看你,也不叫你YB,下届大选则要你好看!

明福是死于一种制度,一种连锁性的罪恶制度,如果我们不忿怒、不表态,我们是杀死明福的共犯!

明福可以不死,可我们恶质低劣的制度却令他死亡。如果我们因此忿怒,奋起改革,以后的人可以不必如此死去,以后千千万万的父母可以不必再流这种眼泪,许许多多的爱人可以不再心碎,明福在天堂必定微笑!

ANAK MALAYSIA SEJATI 说...

赵明福是证人也进了棺材 姑里:大马人怎感安全?
时间:2009-07-22 12:55:04 来源:本报报道 作者:记者
(吉隆坡22日讯)昨天被再益赞扬为最没有种族主义巫统国会议员的东姑拉沙里表示,赵明福的死亡显示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已经成了“流氓”(rogue)。

他说,赵明福死亡的原因必须被找出。“如果被传召给于证据的证人,在第二天发现死亡,马来西亚人怎么会感觉安全呢?我国已经独立50年,需要让被传召的人最后进了棺材吗?”

“你知道吗?这是个死亡议题。人民要知道,我要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这个证人,只是要给证据,他甚至不是那2千4百令吉款项的涉案人。一些涉案金额数百万令吉的人,却侥幸逃脱,也没有被传召接受调查。”

更常被称为姑里的他在接受《大马局内人》访问时指出,如果政府没有听取皇家委员会的意见,成立皇委会是没有用的。林甘短片事件爆发后所成立的皇委会就是一个例子。

“皇委会是用元首的名义成立的,但是政府却没有实行皇委会给于的建议,我觉得这是对最高元首的一种侮辱。

反贪会处理小案 忽略大案

也是前财政部长的姑里也点评反贪会的表现,认为其在铲除贪污的表现上不如香港的廉政公署。他抨击反贪会只处理小案件,却忽略大案子。

另一方面,一名不愿具名,被委任来监督反贪会的顾问也表示,反贪会才新成立并不能成为它处理赵明福死亡案件所引发非议的藉口。

这名现年42岁的消息来源说,他在昨天于布城参加了一个由反贪会第一副总监阿布卡欣(Abu Kassim Mohamed)所主持的闭门简报会。据悉,咨询和防止贪污顾问团( Panel on Consultation and Prevention of Corruption )的5名顾问都有列席。

该顾问团也要求政府成立皇家委员会。他说:“我很感谢阿布卡欣给了我们系统化和透明的解释,而不是报纸上能看到的报道。”

消息来源说,反贪会第二号人物告诉他,赵明福是以证人的身份被传召,而不是嫌犯,他可以随时离开。

他说:“反贪会在这起事件上的反应,增加了民众的怒火。”

有史以来迷信人定胜天的结果...

春夏秋冬的思绪